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1993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
WTC 1993 ATF Commons.jpg
地下车库在爆炸后损毁严重
位置纽约州纽约市
40°42′41″N 74°00′43″W / 40.711452°N 74.011919°W / 40.711452; -74.011919
日期1993年2月26日
12:17:37(UTC-5)
目标世界贸易中心
类型汽车炸弹袭击
死亡6
受伤1,042
主谋拉米兹·尤塞夫和它的同谋者

1993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发生于1993年2月26日,一辆停在世界贸易中心北座地库停车场,被放置了重1500磅(680公斤)尿素硝酸盐氢炸药的汽车发生猛烈爆炸,[1][2][3]引致6人死亡,1042人受伤。

这次袭击是由拉米兹·尤塞夫、马哈茂德·阿布哈利马(Mahmud Abouhalima)、默罕默德·沙拉门(Mohammad Salameh)、尼达尔·阿雅德(Nidal Ayyad)、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 Rahman)及艾哈迈德·阿贾杰(Ahmad Ajaj)策划的,他们获得哈立德·谢赫·默罕默德·阿里·法登(Khaled Shaikh Mohammed Ali Fadden,尤塞夫的舅父)的资助。

1994年3月,阿布哈利马、阿贾杰、阿雅德及沙拉门被控策动袭击、以爆炸方式破坏他人财物和协助运送爆炸物品等罪名。1997年11月,尤塞夫和伊雅德·艾莫尔(Eyad Ismoil)被控告驾驶货车运送炸弹罪。

策划及组织

本案的策划人尤塞夫,出生于科威特,曾于1991年在阿富汗阿尔盖达训练营中受训。[4]其舅父哈立德·谢赫·默罕默德·阿里·法登(Khalid Shaikh Mohammed Ali Fadden,策划8年后九一一事件的凶手)曾给予他一些忠告,并给予他一部价值660美元的无线电通话机。[5]

1992年9月1日,尤塞夫与来自巴基斯坦的阿贾杰(Ahmed Ajaj)一同抵达美国,但二人在飞机上是分开乘坐的,乔装各自入境。阿贾杰尝试用瑞典护照入境,以避过肯尼迪国际机场人员的怀疑。当机场人员向阿贾杰进行中级检查时,发现他的行李内藏有制造炸弹的指南手册和其他材料,于是便将其拘捕。同时手册中还出现了默罕默德·贾马尔·哈里发(Mohammed Jamal Khalifa)的别名阿布·巴拉(Abu Barra)。而尤塞夫则尝试以假的伊拉克护照入境,并报称是寻求政治庇护,结果获批准入境并获得了听证会的日期。[6]

尤塞夫进入美国后,在新泽西州泽西城的尼科尔皮克特大街(Nicole Pickett Avenue)居住,常在纽约和新泽西州内旅游,并以手提电话致电给阿卜杜勒·拉赫曼(Sheik Omar Abdel Rahman,一名穆斯林神职人员)。在经阿卜杜勒·拉赫曼(Abdel Rahman)介绍其副助手后,尤塞夫开始组装该由尿素硝酸盐氢组成的重1500磅的炸弹,并于稍后送往世贸中心。该些尿素硝酸盐氢是在尤塞夫车祸留院期间订购的。

El·赛义德·诺沙,在1991年因谋杀拉比·梅厄·卡汉(Rabbi Meir Kahane)而被拘捕。根据主控官所述,“红人”马哈茂德·阿布哈利马(爆炸案中嫌疑犯)曾叫瓦迪·el·哈吉购买.38口径手枪。

尤塞夫对袭击事件的看法

根据记者史蒂夫·Coll的记载,尤塞夫在袭击之前曾向多家纽约的报社寄了信件,在信中,他声明自己属于“以色列军队第五营”。[7]这些信件提出了3个要求:断绝所有美国对以色列援助,断绝美国与以色列外交关系以及保证停止对“任何一个中东国家内政”的干涉。他还说如果他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的话,那么他对世贸中心的袭击将会只是一系列袭击的开始。在他的信件中,尤塞夫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事件不仅是一场恐怖袭击,更是一场“合理的”恐怖袭击,因为“美国必须面对一个与(美国支持的)以色列的恐怖主义行径相类似的一场袭击。”

袭击

1993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后营救车辆队伍的图片,世贸中心在此图的最右边。

尤塞夫和他的一个约旦朋友伊雅德·艾莫尔(Eyad Ismoil)驾驶着一辆黄色的莱德货车进入了曼哈顿下城区,并在中午将其停在世贸中心的一个公共室内停车场。尤塞夫点燃了长为6米的导火线并逃离了现场。12分钟之后,即当地时间中午12点17分37秒,这个炸弹在地下车库爆炸,产生了约为150,000帕斯卡的压强。[8]这枚炸弹在地上炸出了一个30米的洞,穿过了4层混凝土。它的爆炸速度约为4.5千米每秒。

这场爆炸很快切断了世贸中心的主供电电缆,启动了应急照明系统。爆炸引起的烟通过没有受压的楼梯井向上蔓延,一直蔓延到两座塔楼的第93层。[9]爆炸发生后,由于梯间浓烟密布,令大厦租户难以逃生,这也酿成多人吸入浓烟而不适。此外,由于电力中断,引致数以百计的人被困升降机,包括17名刚在世贸中心南座观景台参观完毕,正欲离开的幼稚园学生,他们被困于35和36楼之间达5小时。[10][11]

爆炸除了令世贸中心电力中断外,也令纽约市大部分的电台和电视台讯号站的广播讯号中断了近一星期之久,该段期间,电视台中只有通过电线微波卫星传送讯号的有线电视(Cablevision)、康卡斯特(Comcast)及时代华纳电视(Time Warner Cable)播放节目。曼哈顿下城区大部分地方的电话服务也受到干扰。

爆炸共酿成6人死亡,伤及1042人,大部分是在爆炸时受伤。[12]虽然大楼在爆炸中并没有倒塌,但地库停车场却被严重炸毁。一辆停泊在接近世贸中心的小型客货车在事发后黏满混凝土迹。[13]策划者尤塞夫则在爆炸发生后数小时逃往巴基斯坦

据消息指,尤塞夫在2月26日早上已离开泽西城,因此调查人员正调查为什么尤塞夫要待中午时分,停车场使用量较低时才发动袭击呢?助手马哈茂德·阿布哈利马英语Mahmud Abouhalima稍后发言指出,袭击原本是在当日早上进行的,而目标是联合国总部。英国作家西蒙·理夫英语Simon Reeve分析指,计划出了差错而导致尤塞夫转移了袭击目标。[12]

爆炸特征

尤塞夫透过一名名字叫阿卜杜勒·拉赫曼的伊拉克炸弹制造人士协助下,组装重1310磅(约595公斤),由尿素硝酸盐、氧化铁组成的炸弹。[14] 3缸樽装氢气放在炸弹发动装置的四周,以产生火球。[15]同类型压缩气体樽,在10年前(1983年)贝鲁特炸弹袭击中也有用上,两次袭击也是以压缩空气樽制造氧气提供燃烧动力[16],从而令炸弹威力更强劲。根据炸弹试验的证据指出,在此爆炸案前,只有一个炸弹是用尿素硝酸盐制成的。[17][18]

爆炸所使用的莱德货车的容积为8.3立方米,大概能装下重为一吨(907公斤)的炸药。然而,货车的可用空间并没有被装满。尤塞夫使用了4条20英尺(6米)长的导火线,它们都由医用软管覆盖。拉赫曼计算出导火线将在他用香烟将其点燃12分钟之后引爆炸药。

尤塞夫希望爆炸产生的烟能一直留在双塔内,这样就能通过让塔楼内的人窒息,慢慢的杀死他们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他预计塔楼一会在爆炸之后压毁塔楼二。

直到现在,仍有流行的观点认为炸弹中含有氰化物,这个观点的真实性在达菲法官英语Judge Duffy审判陈述中得到了加强:“你们周围充满了氰化钠,我敢肯定它存在于炸弹中”。然而,炸弹的真实成分已经不能从犯罪现场查明了,一位负责这个案件的FBI高级官员罗伯特·布利策(Robert Blitzer)说明“在被炸的废墟没有找到合法的证据证明炸弹中存在氰化钠。”此外,彼得·兰斯在自己的书《1000年的复仇》(1000 Years For Revenge)中说到,尤塞夫曾考虑在炸弹中添加氰化物,并为没有这样做而感到后悔。

调查

由于公众尚不明白爆炸起因,一些人怀疑发生了变压器爆炸,ATFFBI,和NYPD特工和炸弹专家很快就对爆炸事件做出了回应。这场爆炸事件引起的震级远超出变压器爆炸所能引发的震级。

在事发后数天,调查人员评估损毁情况及搜集线索。当清洗地下停车场的瓦砾堆时,一名炸弹技工发现该运送弹炸的货车车厢内部分部件已破碎,但在其中一块来自车轴的部件发现了该车的车辆识别号码(Vehicle identification number,VIN),这给调查人员提供了一个有力物证。于是调查人员便前往泽西城一家汽车出租公司调查,从而确定该车为默罕默德·沙拉门所租用。[19]沙拉门曾报告车辆也许已被偷,当他于1993年3月4日返店欲取回定金时,当局当场将其拘捕。[20]

由于沙拉门被拘捕,警方随后获授权进入阿卜杜勒·拉赫曼在泽西城的寓所进行搜查,拉赫曼就地被捕,被带返位于纽华克的FBI总部扣查,但稍后获释。翌日,他经约旦安曼飞返伊拉克,并于稍后被控恐怖袭击罪。2001年被FBI列为头号通缉恐怖分子,通缉令至今仍有效,但在2003年美伊战争展开前,他突然人间蒸发。1994年3月,沙拉门、尼达尔·阿雅德、马哈茂德·阿布哈利马及艾哈迈德·阿贾杰被控袭击世贸中心,于1994年5月被判终身监禁

沙拉门及拉赫曼被拘捕后,警方到尤塞夫的寓所调查,搜出了制造炸弹的物料及默罕默德·贾马尔·哈里发的名片。哈里发在1994年12月14日被拘捕,并于1995年5月5日由INS引渡约旦受审,但在约旦法院获判无罪释放,之后一直在沙特阿拉伯生活,于2007年逝世。

事后

纪念

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事件中的遇难者[21]
1. Monica Smith(莫妮卡·史密斯),35岁,一位有7个月怀孕期的秘书。
2. Robert (Bob) Kirkpatrick(罗伯特·“鲍勃”·柯克帕特里克,61岁,锁匠。
3. Bill Macko(比尔·马科),47岁,维修工人,爆炸时在吃午餐。
4. Stephen Knapp(斯蒂芬·纳普),48岁,维修工人,爆炸时在与Macko和Kirkpatrick吃午餐。
5. John Di Giovanni(约翰·迪·乔瓦尼)45岁,一位牙科产品销售员。
6. Wilfredo Mercado(维尔弗雷·梅尔卡多),37岁,一位“世界之窗”餐厅的收货代理人。

由埃琳·齐默曼(Elyn Zimmerman)设计,以花岗岩制造的纪念碑,于1995年竖立于柯士甸·J·杜边广场(Austin J. Tobin Plaza)上,以悼念6名死难者。纪念碑上刻有他们的名字和死因,字样如下:

"On February 26, 1993, a bomb set by terrorists exploded below this site. This horrible act of violence killed innocent people, injured thousands, and made victims of us all."

(译:1993年2月26日,一枚由恐怖分子放置的炸弹在此地下方爆炸。此袭击使上述人士死亡,逾千人受伤,我们全体成为受害者。)

该纪念碑在8年后的九一一袭击中被摧毁,而其中一块刻有1993年袭击的死难者之一–John DiGiovanni名字的碎片,则用于纪念两次袭击中死难者纪念碑的最中央部件。[22]

FBI的介入

在审判的过程中,有一些迹象显示FBI有一位线人,他是前埃及军队指挥官义迈德·萨利姆(Emad Salem),萨利姆早在1992年2月6日就已向FBI告知世贸中心会有炸弹袭击。线人萨利姆让FBI迅速的发现了数百名可能的嫌疑犯。

萨利姆原先相信这是一个突击圈套,并声明FBI原本计划是想他向恐怖分子提供无害的粉末而不是真正的炸药来让他们制作炸弹,但FBI最终把他调往其他的岗位。萨利姆暗中将数以百计的与FBI经手人的电话对话录了下来。[23]

外交安全部门(DSS)的介入

尽管FBI受到了普遍的赞誉,外交安全部门的特工事实上找到并拘捕了1993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事件的主要策划者拉姆齐·艾哈迈德·尤塞夫。特工比尔·米勒(Bill Miller)和杰夫·茵莱(Jeff Riner)向尤塞夫的同伙给于了小费以换取尤塞夫的位置信息。通过与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的协作,DSS和ISI拘捕了尤塞夫。[24]

关于伊拉克人是否参与了爆炸事件的辩解

在2001年10月一次与PBS访问中,前CIA总裁詹姆斯·沃尔塞(James Woolsey)声言,尤塞夫是替伊拉克的情报机关工作。[25]他建议负责调查的总陪审团队指证伊拉克,但由Neil Herman率领的FBI调查小队却指出,尽管尤塞夫身处巴格达,但没有证据证明伊拉克人有份支援袭击。CNN恐怖主义分析专员彼得·L·伯尔根(Peter L. Bergen)写道:“从长远来看,这与伊拉克政府没有关系。”及“总括而言,在1990年代中期,FBI的纽约‘联合打击恐怖主义部队’、NSC、州政府均找不出任何有关伊拉克牵涉了这次袭击的证据。”[26]

由美国企业学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劳里·麦尔罗伊(Laurie Mylroie)提出的“伊拉克直接协助策动袭击”这点,被其他专家否定了。彼得·伯尔根更因麦尔罗伊称“萨达姆不但并非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唯一幕后黑手,更是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美国驻肯尼亚与坦桑尼亚大使馆爆炸案、甚至是九一一事件的黑手”而将其称为“疯子”。[26]中央情报局高级研究员丹尼尔·本雅明(Daniel Benjamin)写道:“CIA和FBI最高知识水平的分析员及调查员,均反驳麦尔罗伊的声明。[27]尼克逊中心的罗拔·列根博士(Dr. Robert Leiken)对于Mylroie缺乏证据的工作有以下评语:“虽然她发现了萨达姆有份策划针对美国的主要袭击,如波斯湾战争、美国驻肯尼亚及坦桑尼亚大使馆爆炸案、俄克拉荷马城联邦政府大楼爆炸案等,但这些辩解均被FBI、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和其他调查单位驳斥。”[28]

2008年3月,五角大楼公开了约600,000份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捕获的文件。其中一份名为《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与基地组织没有直接连系(found no 'smoking gun' between Saddam's Iraq and al Qaeda)》[29],当中包含一段声音档案,话音内容大约是指,萨达姆推测本爆炸案可能是由以色列或者美国的情报员,又或者是沙特阿拉伯或埃及派系的人发动。萨达姆说,他不相信炸弹袭击者之一拉赫曼,因为他的表证过于“有组织”。该份文件又发现拉赫曼在伊拉克只是一个囚犯,并非宾客。[30]但Mylroie否决了这点,她认为是为萨达姆制造没有牵涉于袭击内的有力证据,并声明:“一个类似会面的普遍用途,是要隐瞒伊拉克策动袭击的真相。”[31]

法律责任

爆炸事件的受害者将新泽西港口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告上法院,要求其赔偿损失。案件于2006年审结,纽约与新泽西港口管理局被裁定须负上爆炸案中68%的责任,而恐怖分子只须承担余下的32%。2008年1月,港口管理局不满裁决,提出上诉,并要求位于曼哈顿的纽约州最高法院上诉部,成立一个由5位法官组成的上诉团重新审理案件,并形容陪审团的出来的结论是“荒谬的”。[32]同年4月29日,纽约州其中一个上诉法院一致赞成陪审团的判决。根据纽约州的法律,一旦被告被判须承担50%以上的过失,他/她/它有可能需要负上全部的经济赔偿责任。[33]

此亦令本案的责任问题分布上起了争拗。传统上,法院不会就故意犯错和无心之失的犯错作出比较。当港口管理局把防范恐怖袭击列为首要职责后,也没有削减其责任。根据定义,责任大小的分布提议出一条规则,防止陪审团作出无逻辑性的比较,如本案。无论如何,假如司法管辖范围容许对故意犯错或无心之失犯罪作出比较,法院便会赞成陪审团的决定。[34]

注释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