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法西斯主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法西斯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左)与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右),两名常被认为是法西斯主义代表人物的合影,摄于1940年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威权极端民族主义形式[1][2][3],其特点是独裁的公权力,强大的社会和经济统一执行力,以及强制镇压反对意见[4]。法西斯主义在20世纪初的欧洲政治中有着显著的地位[5]。 第一次法西斯运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意大利王国出现,然后传播到其他欧洲国家[6] 。法西斯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以及民主主义,因此被放置在传统左右翼政治光谱中的极右翼[7][8][9][10]

法西斯主义者视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一场革命,它为战争、社会、国家和技术的性质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全面战争的出现和社会的全面动员,打破了平民与战斗人员之间的区别。“军事公民身份”出现了,即所有公民都在战争期间以某种方式参与军事[11]:140-141[12]。这场战争导致了一个强大的国家的崛起,这个国家能够动员数百万人在前线服务,提供经济生产和后勤支持他们,并拥有前所未有的权力干预公民的生活[11]:140-141[12]

法西斯主义者认为,自由民主已经过时,并认为在一个极权主义的一党制国家中完全动员社会是必要的,以使国家为武装冲突做好准备,并可有效应对经济困难[13]。这样一个国家由一个强大的领导者——如独裁者和由执政的法西斯党成员组成的军事政府——来领导,以建立民族团结、维护一个稳定有序的社会[14]。法西斯主义拒绝断言暴力本质上是消极的,并将政治暴力、战争和帝国主义视为可以实现民族复兴的手段[15][16][17][18]。法西斯主义者主张混合经济,其主要目标是通过保护主义干涉主义的经济政策实现国家经济自给自足[11]:188-189。极端形式的法西斯主义者则通常持有“种族纯净”或“优等民族”的信仰,通常与种族主义偏见的某种形式相呼应。这种“纯净”的思想会驱动法西斯政府将视为外人的群体驱逐出境屠杀,强制绝育或是种族灭绝[19][20][21]

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很少有政党公开称自己为法西斯主义者,而现在这个词通常被政治对手贬义。新法西斯主义后法西斯主义的描述有时更正式地用于描述极右翼的政党,其意识形态类似于或植根于20世纪的法西斯运动[22][23]

辞源

法西斯主义(意大利语Fascismo)的辞源为束棒(意大利语:fasces ),一种古罗马时代的权力象征物。民国初年曾译作棒喝主义[24]

定义

政治意识形态
系列条目
思想流派
政治光谱
统治体制日语統治機構

历史上,史学家,政治学家及其他学者曾长期争论法西斯主义一词的确切定义[25]。不同的学术团体对法西斯的定义也有不同,许多定义被批评是描述过度宽泛或者过度狭隘[26][27]

目前的学术共识是,法西斯主义,尤其是掌权的法西斯主义,从历史上就一直攻击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和议会自由主义,并主要是从极右翼那里获得支持[28]

史学家史丹利·佩恩英语Stanley G. Payne给出了法西斯主义的一种普遍定义,这套定义也被许多著作认为是评判法西斯主义的标准,主要包括这些方面:

  1. “法西斯式的否定论”:反自由主义反共主义及反保守主义
  2. “法西斯式的目标”:建立民族主义专政以调节经济结构,并在现代、自决的文化中转变社会关系,最终将国家扩展为帝国;
  3. “法西斯式的作风”: 浪漫象征主义的政治美学,大规模动员,对暴力的积极看法以及对男性气概,青年和超凡魅力独裁统治的提倡。[29][30][31][32]

《世界法西斯:一历史百科全书》定义法西斯主义为[11]:2

一种具革命形式的极致民族主义,此民族主义决心要动员所有“健康的”社会和政治能量,以抵抗其认定造成民族衰败的威胁,以实现国族或民族脱胎换骨的目标。该民族主义方案涉及政治文化的复兴,包括支撑政治的社会及伦理文化的重生,而在某些案例此重生包括了基于种族学说的优生学概念的复兴重生。

根据法西斯的跨国比较及世界史研究总结出的定义,通用、泛型的法西斯主义有三项核心要素:极致民族主义、革命、及复兴[11]:2

极致民族主义

极致民族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绝对根本,因此极致民族主义和传统民族主义的概念完全不同[11]:2。西方现代意义的民族主义根据的是“公民”的国籍概念,此公民的国籍源于公民权和永居权利的赋予法律程序,此权利赋予亦包括对未同化族裔或宗教人群。极致民族主义则认为这样以“公民”为基底的概念是“机械”及无内涵的。移民仅仅拿到护照或甚习得了国家语言而取得国籍是机械且空洞的[11]:2

法西斯主义的极致民族主义核心概念则提倡一种“有机”、“种族”或“整合”的国籍性概念,强调国家民族认同的首要地位,对同质性文化、共享历史、或民族的归属感。极致民族主义认为这归属感遭到个人主义消费主义、大规模移民、寰宇主义(世界主义)、全球化多元文化的多方破坏。[11]:2

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建立此民族概念之上:民族是一种超越个人之上的、有活生生历史及天命:作为一活生生的有机体,民族能茁壮成长、死亡、或复兴再生。

革命

法西斯主义者宣称为扭转民族衰败并开创民族复兴,是革命斗争事业来建立后封建、后自由主义及后苏维埃的秩序。根据此定义,历史上在世界各地虽有程度不一的法西斯主义组织及活动,在政府政权上仅有两个国家可以无误的定义为法西斯政权:法西斯意大利第三帝国。在法西斯主义革命内容及政策立场上差异颇大,因此需要建立法西斯国际来诱发不仅仅是个别国家的再生及复兴,也包括欧洲的再生及复兴[11]:2-3

复兴

法西斯主义的目标在于将社会转变为民族共同体再生及复兴的基础,创造新民族性格及新国民。法西斯主义复兴民族的作法包括破坏现有的民主政治系统、广泛部署高度入侵性的社会工程、政治仪式的精心展示、领导者迷众、等等,都为法西斯意大利和第三帝国共享的特点[11]:3 。民族复兴神话的含糊不清本身,是法西斯主义运动能广招各种不同社会背景的人所支持的要点[11]:3 。复兴神话,营造宗教情感和预感现实以注入超脱意涵,法西斯主义对民族共同体的历史赋予了灵性,因此在法西斯主义取得权力后运动,将倾向建立一“政治宗教”将民族和国家神圣化,以此建立新秩序。这种透过魅力领袖、壮观展示、政治仪式等等的政策,使得自由民主社会有的“公民宗教”仪式方面的作法,相形之下显得苍白无力[11]:4

其他定义

贝尼托·墨索里尼定义法西斯主义为右翼集体主义意识形态,反对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民主个人主义。他宣称[33]

即使假定19世纪是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民主的世纪,这并不表示20世纪也必须是社会主义、自由主义、民主的世纪。政治原理会消失,国家则会继续存在。我们能相信这将是一个权力的世纪、“右翼”的世纪、一个法西斯的世纪。如果19世纪是个人的世纪(自由主义意味着个人主义),那我们能相信这将是一个“集体”的世纪,也因此必然是国家的世纪。

罗伯特·帕克斯顿英语Robert Paxton对于法西斯主义的定义在近年来获得比较多的支持:

法西斯主义可以被定义为一种政治行为的形式,有着显著的社会衰退、羞辱、和受害心理,并以对于统一、力量、和纯正的崇拜加以补偿之,在这种社会里以群众为根基的激进民族主义政党与传统的精英份子连结—虽然并不稳定但仍有效的互相合作,抛弃民主自由并追求暴力,以及没有道德或法律限制的内部清洗和外部扩张的目标。

法西斯的主张既是政治性的也是经济性的,学者们研究这些成分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汉娜·阿伦特的研究主要是专注于政治上的,认为那些通常视同法西斯主义的政权(如纳粹主义),是属于更大层面的极权主义[34]圣何塞州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塞耶·沃特金斯(Thayer Watkins)则认为法西斯主义是与社团主义相连结的,社团主义强调国家对于经济的压抑,沃特金斯认为全世界大多数的政府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社团主义的成分[35],他认为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权只不过是大萧条时期普遍出现的社团主义国家之一,他认为当时其他不同的政治系统如西班牙阿根廷美国也都是社团主义国家。

梅里厄姆·韦伯斯特词典定义法西斯主义为“一种政治哲学、运动、或政权(如同黑衫党),将国家和种族的地位置于个人之上,并主张一个中央集权化的专制政府,由独裁领导者所率领,严格的经济和社会组织化,并强力镇压反对势力”[36]

大英百科》对法西斯主义一词的定义则是:“个人的地位受制于集体——例如某个国家民族种族社会阶级之下的社会组织。”[37]法西斯主义通常结合了社团主义工团主义独裁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军国主义、反无政府主义、反对自由放任资本主义[38]、反共产主义、和反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法西斯主义可以视为是极端形式的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

历史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在德国和意大利以外的法西斯运动的特色是其政治力量的薄弱及广泛的边缘化[11]:20。法西斯主义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挫败各地有不同的因素,但都有一共同的问题:能搞革命性的民族主义政治方案来建立新秩序的政治空间太小,各国都有保守、自由、或者是共产(俄罗斯)的政治系统,而这些政治系统当时在结构相对稳定。在德国和意大利以外,法西斯者虽未取得政权,但仍有一些进展[11]:21

欧洲

战间期

英国法西斯联盟英语British Union of Fascists(BUF)在1934年的会员人数曾达到5万人的历史高峰[11]:21

爱尔兰蓝衫党内部最激进的成员跟随其法西斯领袖艾欧因·欧达菲英语Eoin O'Duffy,在1935年成立了全国企业党英语National Corporate Party,但对当局时事除了在这新成立的国家增加政治不确定性之外,少有影响[11]:21

捷克波兰比荷卢联盟有些许法西斯运动及群体,或走意大利法西斯路线(1920年代),或走德国纳粹路线(1930年代),但都受到边缘化而未成气候。这些法西斯运动及群体当中,在历史上有取得显著性的,仅有后来在德国纳粹占领后的通敌政党(collaborationist party),包括挪威全国团结党英语nasjonal samling荷兰安东·姆塞尔特英语安東·姆塞爾特[39]荷兰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以及比利时德盖尔英语Léon Degrelle雷克斯党英语Rexist Party,这些个人和团体只有在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才变成是公开的法西斯者[11]:21

一般保守威权政权对法西斯较友好,而其实法西斯主义的民粹冲动使其成为威权保守主义(及其社会精英支持者)的对手。

葡萄牙独裁者安东尼奥·德奥利维拉·萨拉查在打击及镇压普雷图英语Francisco Rolão Preto葡萄牙国家工团英语National Syndicalists (Portugal)不手软[11]:21

二战

维希法国菲利普·贝当统治下,真正的法国法西斯主义份子如雅克·多里奥特英语Jacques Doriot等并无法成为执政群体的一员,而主要待在德国占领区。

拉脱维亚执政的农民联盟领导人卡尔利斯·乌尔马尼斯,在建立威权政权后就打压法西斯主义的雷十字英语Pērkonkrusts来解决政治危机[11]:21

匈牙利王国执政的右翼摄政霍尔蒂·米克洛什的威权政府,在1938年萨拉希·费伦茨及其更极端右翼的箭十字党开始受到欢迎时就马上把萨拉希·费伦茨关起来[11]:21,1944年10月霍尔蒂被纳粹德国推翻后箭十字党掌控匈牙利。

罗马尼亚王国极右翼首相扬·安东内斯库建立了法西斯政权,并靠拢德国及意大利。

拉丁美洲

法西斯主义在二次大战期间受到压制的发展模式同样出现在拉丁美洲[11]:22

巴西,执政的热图利奥·瓦加斯镇压并摧毁了在欧陆之外最大规模的法西斯运动,巴西整合运动。该法西斯运动是由普利尼奥萨尔加多英语Plínio Salgado所领导,他使这运动有了老练的意识形态内涵、历史复兴远见、及精密组织结构。作为法西斯主义“政治宗教”,巴西整合运动在1934年取得20万以上的成员,但仍不敌国家军队的打击[11]:22

智利国家社会主义运动英语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 of Chile在1938年的政变中由军政府轻易弭平[11]:22

在拉丁美洲其在地区,不同形式的军事独裁及民主机构在两次世界大战当中维持政权,多数并没有受到民粹民族运动的影响[11]:22

法西斯主义在阿根廷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取得不同于世界走向的斩获,阿根廷的庇隆主义以国家复兴和民族解放路线,将拉美政治统治的特色(军政府个人独裁)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特点相结合,如国族主义军事主义工会主义民粹主义、复兴新秩序的词藻及民族国家再生[11]:22

庇隆主义政党正义党是少见将法西斯主义和社团主义保守主义结合混杂的例子。

亚洲

法西斯主义在两次大战间的亚洲亦有不少发展,是世界法西斯主义大规模受挫的另一例外。

中华民国

蒋中正对意大利法西斯及德国纳粹政权的有纪律的民族主义的钟情,对展示不停的青年热血印象深刻,对当时两种运动提供官方的支持:蓝衣社新生活。蒋中正的目标是要把真实的民族主义及革命热情灌入在其中国国民党政权[11]:22。虽然这两项运动,和后来1937年形成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有差异,代表了民族主义政权由上位层倡导法西斯主义、将群众革命化的一个独特例子[11]:22,于《世界法西斯百科全书》中,关于〈中国〉的条目主张,蓝衣社在定性分类上应视为是“法西斯主义风格的”(英语:fascistic)而非是“法西斯的”(英语:fascist)。即将法西斯主义与蒋中正希望以民族主义导入中国国民党政权划上等号,是有争议的。[40]:128

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前,在蒋中正倡导下,中国国民党党员成立的蓝衣社(自称为复兴社)、CC系(Central Club,即中央俱乐部)、中国文化学会和中国文化建设学会,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帜大量宣传法西斯主义的代表人物、理论特征,并以出版及学会活动,对德国、意大利的制度介绍,以做为拯救国家、完成统一、抵御外侮的参考。法西斯主义宣传利用人们昐望统一的心态在中间阶层及青年学生中,产生影响。这些宣扬法西斯主义的蒋派系亦为国民政府特务体系的筹建者[41][42][43][44]

中华复兴社在实际效果来,是一项在国民党内改革的努力以回归到孙中山的发展国族主义之意识型态;但不同于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是,其所倡议的一党威权专政是过渡的,是走向民主政体的暂时性作法[40]:128。虽然历时很短,中华复兴社运动在1930年代取得至少四项群众运动的成就:新生活运动国民劳动服务运动国民经济建设运动国民军训运动[40]:128[45]

毛泽东认为蒋中正倡导“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一党训政”为法西斯主义的军事独裁政权。[46][47][41]

日本

1930年代大日本帝国虽有右翼运动及群体的发展,但真的按欧陆极致民族主义的是以纳粹为模范的东方会,该会由中野正刚创建以倡导法西斯主义[11]:22

中野正刚的东方会在意识型态上明显偏离日本保守主义的根本原则,因其主张将天皇变成纯粹象征性的国家元首。当其群众聚会开始受到公众注意时,东方会遭到政府禁止而中野正刚受到软禁,其后在软禁时中野正刚剖腹自杀[11]:22。有“日本希特勒”之称的中野正刚曾访问欧洲,而其日本跟随者著黑杉衣,其政党在1937年选举获得2.1%的选票[48]。虽然在日本右翼的法西斯运动并没有形成强势的政治力量,但在一战至二战期间日本菁英的政治思想上,影响深远,包括由政府官僚、军官及知识分子组成的革新俱乐部,鼓吹“军国”、“极权”或“新秩序”、种族纯洁[48]

法西斯国际

在1934年法西斯国际大会上,各个法西斯政党辩论了反犹太主义问题,一些党派支持,另一些反对。最后双方妥协产生“法西斯国际”的官方立场[49]

犹太人的问题不能转换成一个普遍的对犹太人仇恨的运动……考虑到一些已征服的国家里,安置在当地很多地方的犹太人群体用公开和隐蔽方式去伤害性地影响那些收留他们的国家的道德和物质利益,建立国中之国,无视义务而追逐利益,考虑到他们已经具备了可以对爱国主义和基督教文明带来破坏的国际性革命的元素,本次大会谴责他们这些元素的邪恶行径,并已做好准备与他们作战。

二战后

新法西斯主义

美国代表为三K党。二战结束后,纳粹主义及三K党运动受到重创。美国不承认纳粹主义者在本国的政治权利,不准其举行游行或集会,对其运动都采取镇压政策。但基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保护,不能禁止相关组织成立及发表言论。

1970年代后,美国对纳粹主义者的政治权利限制有所松动,部分议员更提出“纳粹主义者也应该享有基本政治权利,不该限制其人权”的观点。

1990年代,苏联解体后,新纳粹势力和共产主义流派“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都允许在美国国内举行游行集会,他们的政治权利得到保障。

2016年11月19日,另类右派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集会中行纳粹礼祝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斯宾塞英语Richard B. Spencer在会上说出:“川普万岁,我们的民族万岁,胜利万岁”。但川普随后对其提出谴责,表示和这一派别没有关联,不鼓励其行为,其团队也声明“谴责种族主义”。[50][51]新闻评论杂志《国家评论》认为另类右派思想在川普胜选之后得到进一步推广,甚至可能从边缘日趋主流。[52]但新闻杂志网站《连线》对另类右派前景并不看好,认为历史上极端思想的兴衰十分常见,另类右派思想和其他极端思想一样,也会衰落。[53]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正式建交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偶尔会称呼美国总统为法西斯领袖。

1979年8月,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任仲夷张志新被割喉惨死的冤案说:“从张志新被害事件中,人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没有健全的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变成法西斯专政。”[54]

有观点认为1979年后的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法西斯国家,名义上的意识型态仍是马克思主义,实质以“发展主义英语developmentalism收复故土民族统一主义”为内容。[40]

保加利亚首位民选总统哲列夫所著的《法西斯主义》一书中,认为共产主义下的独裁政权在衰弱过程中,会经历一段法西斯时期[55],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后的发展作为例子。[56]

《世界法西斯》百科全书中的〈中国〉条目亦将让资本家入党此举总结为是“准法西斯国家”(英语:quasi-fascist state)的巩固。[来源请求]

2001年7月江泽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身份允许资本家加入中国共产党,此一政策举措引发国内外讨论,除了中共党内左派发表多份“万言书”,苏绍智(原中国社科院马列所所长)也称之“向法西斯政权转化”[57],被批评为背叛无产阶级工人造就“资本法西斯独裁”[58][59]。有些人认为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成为法西斯国家的趋势。[60][61]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2005年底在人民大会堂,对一群中国商人和环保人士讲话中,曾委婉地评价这个国家几乎是法西斯国家[62]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到:“无论发展到哪一步,中国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永远不会把自身曾经经历过的悲惨遭遇强加给其他民族。中国人民将坚持同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坚决捍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努力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以此表达了中国人民共和国政府坚决反对法西斯主义及本国和平发展路线的立场。[63]但有人认为习近平经常强调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助长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兴起,形成“中国法西斯主义”。[64][65]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参考文献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Becker200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Becker2002中文”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外部链接

反法西斯主义网站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