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维吾尔族种族灭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是对于维吾尔族及其他中国穆斯林自从2017年3月[1]中华人民共和国生存状况的指控及政治定性,指控中国作出种族灭绝的暴行。定性者包括两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1]安东尼·布林肯[2]加拿大下议院[3]荷兰下议院[4]。2021年英国议会三度表决贸易议案内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种族灭绝修正案”。[5][6] 2021年2月,一些自称遭到关押的维吾尔女性向欧美传媒供述她们在新疆再教育营的亲历,令指控持续发酵[7][8]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驻外机构持续反驳,并认为指控者捏造经历、片面之辞、假新闻[9][10]联合国方面,在2019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各国对维吾尔人事态分成两大阵营针锋相对,支持中国的50国中有23个伊斯兰国家卡塔尔于中途退出),另外西方阵营22国反对中未见到美国的签名[11]

背景

新疆民族冲突自18世纪延续至今。2008年以来,新疆发生多起暴恐事件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中央开始建设新疆再教育营[12][13]。2016年陈全国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受同时期境外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影响[14],并在不断强化治疆政策的路线下,2017年起营地规模化并迅速扩大,随之建设达到高潮[15][16]。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这些机构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各民族学员中主要是受极端思想影响且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包括参与活动但并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的、自愿接受培训的、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具有社会危险性的穆斯林偏差人员,内容为教授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并重归正常社会生活[7]。有媒体和组织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已在遍布全疆的再教育营里扣押了数以万计的本国维吾尔族穆斯林[17][18][19][20],以及少量的基督徒[21][22][23]和外国公民[24](尤其哈萨克斯坦公民[25][26][27])。根据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28]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部分专员[29][16][30][31][32][33],多家媒体[34][35][36][37]和相关机构[38][39][40]估计,在新疆因宗教信仰、民族身份或其它非违法原因而进入再教育营的人数可能达100万甚至更高[注释 1]

有中国大陆外的媒体和组织称新疆再教育营为“集中营”,并指再教育营内部条件恶劣[41][42][43][44][45],部分被关人员时常经历被“教育”、“洗脑”、强迫劳动[30][43][46][47][48],甚至死亡[49][50][51]。还有媒体报道再教育营中存在语言及文化清洗[16][52]、强制分离孩童父母[53][54]和强制绝育[55][56]等行为,亦有学者[57][58][59][60][61]、媒体[62][49][63][64]、国际组织[65][66][67]、学者[68]及政治人物[69][70]将新疆再教育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文化大革命相比较,甚至称其为“种族灭绝[71]

指控

维吾尔人出生率下降与“绝育和避孕”的关系

2020年6月,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曾兹(又译郑国恩)发表了题为《结扎、宫内节育器和强制性计划生育》(Sterilizations,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的调查,[72]指出新疆自然人口增长急剧下降,认为原因是强制节育措施;2020年10月他的续作补充了2019年的数据。[73]。一些维吾尔女性亦以亲历者身份向媒体供述,她们被喂绝育避孕的药物和疫苖。[7]美联社认为这是“限制中国穆斯林人口的德拉古式政策”。[74][74][75]

2020年8月新疆统计局一级巡视员吐尔逊娜依·阿不都热依木、[76]2021年1月新疆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晓霞[77]、以及几名新疆大学学者[78][79]相继批评阿德里安·曾兹不懂解读计数据,指出“新疆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从2017年的15.88%、11.40%分别下降至2018年的10.69%、6.13%,2018年新生人口比2017年减少了约12万”数据虽然正确[77],但认为究其原因是“计划生育政策得到严格执行”、“早婚早育的观念逐步被摒弃,推迟初婚年龄......追求自由恋爱、幸福婚姻成为普遍”,并且整个2010年代,新疆的维吾尔人人口增长率远高于新疆汉人,根据2010-2018年新疆人口变动,“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大增25.04%;新疆汉族从882.99万人上升至900.68万人,增加17.69万人,仅增长2.0%。”[77]

阿德里安·曾兹则批评新疆社科院只统计至2018年,但维吾尔人的生育率骤降是在2017年之后,只需把2017、2018、2019年骤降的生育率混淆进2016年及以前的生育率较高的数据就能得出报告里的结论,他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公开的2020年目标生育率只有1.05‰,还有很多地区停止公开生育率,他认为这是因为停止公开的地区出生率极低。[80]2020年9月底,新疆官员向CNN发送传真,承认2018年新疆的出生率与2017相比下降了近三分之一,但同样否认种族灭绝指控[81]

中国外交部称新疆60多年以来人均预期寿命由30岁提升到72岁[10]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引用上面的数据,反问:“明显高于汉族人口2%增幅,哪来的‘种族灭绝’?”[82]曾经在教培中心上课的结业学员也表示“教培中心女学员被强制绝育”是恶意谣言[83]

再教育营性虐丑闻

2021年2月3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引述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维吾尔女性)的证词,指控“新疆再教育营的女性每天晚上都会从牢房中被带走,然后遭一名或多名蒙面者强奸。她声称自己曾三度遭酷刑,后来又被轮奸,每次都有两三个人。”[8][84]

中国外交部回应:“根本不存在所谓针对女性的系统性性侵和虐待”。[85]

反恐与宗教迫害的争议

美国国会图书馆国会研究处指控“放弃伊斯兰教、伊斯兰习俗、伊斯兰政治思想是获准离开新疆再教育营的条件”。[86]人权监察指控政府以反恐之名政治灌输[87][88]到访新疆的阿尔巴尼亚的Olsi Jazexhi教授有类似指控。[89]一些欧美媒体认为这其实是汉化政策,属文化灭绝[90][91][92][93][94][95][96][97]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2001年11月14日曾经就新疆穆斯林有关问题回应:“新中国成立后,伊斯兰教在中国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得到尊重,正常宗教活动受到保护。穆斯林聚居的地区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充分享受到民族平等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穆斯林可以建立、参加宗教团体,开展教务活动,出版经典经书和宗教刊物,开展宗教教育,还可以同外国宗教团体和宗教界进行友好交往和学术交流等活动。在中国,信仰宗教的公民、不信仰宗教的公民、信仰不同宗教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中国没有占统治地位的宗教,政府对各种宗教都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各种宗教之间地位平等,互相尊重,和睦相处,各种宗教教徒在政治上享有平等的民主权利。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在中国绝不会受到歧视。”[98]中国外交部在2020年2月再次回应指:1.反恐去极端化措施确保了新疆三年来未发生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有关措施得到了2500万新疆各族人民普遍支持,得到了包括穆斯林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积极评价;2.中国各类信教群众近2亿人,其中2000多万人是穆斯林,新疆现有清真寺2.44万座;3.个别组织和媒体企图通过所谓爆料诬蔑抹黑中国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努力、干涉中国内政。[99]

墨玉名单

2020年2月,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机构发表了一份泄密文件,郑国恩说这份名单上可因“无伤大雅的日常琐事,比如留胡子、穿短裤、封斋、申请护照”而被投入再教育营[100],华尔街日报说这份泄密文件“足以证明,中国的“国家机器”绝对集体动员,“反恐维稳”亦可能是更大规模“民族思想改造工程”的其中一个发起口实而已。”[101][102]

2020年2月19日《环球时报》发布社评质疑名单真实性,并认为所谓的墨玉名单是西方在炒作和抹黑中国的新疆政策。[103]《中国日报》采访了部分在《墨玉名单》上及因郑国恩所述的原因而应被送入新疆职业培训中心的当地民众以作反驳。[104]2020年8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于新疆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专场新闻发布会上指:“关于‘墨玉名单’问题曾在多个场合进行过辟谣。所谓的‘墨玉名单’由‘东突’分子内外勾结伪造的。前段时间,郑国恩(Adrian Zenz)借此炮制了所谓《墨玉名单: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运动的剖析》研究报告,诬称‘名单’中的311人都因‘计划生育’等各种原因曾被拘留在教培中心。经调查核实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都是墨玉县博斯坦街道的居民,他们一直在社会上正常工作生活,从来没参加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只有极个别感染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曾依法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105]中国外交部官发言人汪文斌在12月1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对郑国恩的报告和《墨玉名单》一事亦采用此说法。[106]

郑国恩说“北京方面显示它在独立于我们之外的情况下拥有完整的墨玉名单”。他说《中国日报》采访的布丽提吉‧巴拉提(Bulitiji Balati)的名字不见于媒体的报道也不见于名单已公开的部分,而是在都未公开的第298行和第590行,并指该名单显示她获准留在社区是因为她配合当地政府。[107][《墨玉名单》公开部分查证请求]

国际立场

美国

2021年1月19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卸任特朗普政府英语Cabinet of Donald Trump前夕发表长篇外交声明,[1]罗列事件属于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的“罪证”和指控,为美国政府历来首次如此表态。1月20日,拜登政府的国务卿候选人的安东尼·布林肯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候选人听证会上,认同蓬佩奥的声明。[2]1月27日,在白宫记者会,已就任美国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再度同样表态。[2]2021年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回应“以蓬佩奥为代表的个别反华反共势力蓄意炮制的耸人听闻的伪命题和恶意荒唐闹剧”。[10]

2021年3月30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20年度的《各国人权报告》,明文指出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108]

2021年4月11日,美国FBI前翻译西贝尔·埃德蒙兹2015年的一段涉疆采访视频曝光,她在采访中明目张胆地说出:“新疆是中国能源的大动脉。我们想要逐渐在中国内部打性别牌、种族牌,说新疆的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土地,我们要帮助他们,他们遭受压迫,说中国在屠杀他们、折磨他们。”并在节目中承认:“中国的说法比西方人的说法更接近事实。”[109][110]

英国

国会“种族灭绝修正案”

英国议会2021年三度表决《贸易议案》的“种族灭绝修正案”,由于大量保守党党员倒戈轰动英国政界,令到同属保守党但反对修正案的第二次约翰逊内阁焦头烂额。[6]该修正案由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推动,拟授予英国高等法院调查他国是否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权力,如法院认定属实,英国政府就不能与这些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矛头指向中国。第一次表决,英国上议院在2020年12月7日以287-161票通过,[5]英国下议院在2021年1月19日以308-319票否决,修正案返回上议院。[111][112]

为了诱使保守党党友不要再倒戈,第二次约翰逊内阁在第2轮交锋时主动修正“种族灭绝修正案”,把原定赋予英国高等法院调查他国犯种族灭绝罪的权力,改为赋予下议院的外交事务专责委员会英语Foreign Affairs Select Committee,而该委员会主席托马斯·图根达特保守党人,军人出身。下议院在2021年2月9日以318-303票,政府的修正案惊险通过,交予上议院复审。[113]上议院第三度修正案,把调查权改为赋予给下议院新设的五人委员会“议会司法委员会”(Parliamentary Judicial Committee),五人必须有司法经历。[114][6]此案在2021年2月23日由上议院以367-214票通过,下议院尚未表决。[5]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在2021年1月13日指修正案“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市场经济原则,破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将损害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行为。”[115]

英国首相

2021年1月20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英国下议院首相答问环节中表示,指“界定种族灭绝,实属司法事宜”,但“我本人认为现时新疆和维吾尔人的际遇,在道德上不可接受”。[116]

2021年2月24日,英国自由民主党党魁爱德·戴维首相答问环节发言“种族灭绝发生于我们眼前,首相是否同意,除非中国终止种族灭绝,否则奥林匹克运动会英国代表团应抵制2022年北京奥运?”,鲍里斯·约翰逊回复说“英国通常不支持体育抵制”。[117]

英国犹太人组织和纳粹大屠杀的受害者致函联合向英国首相施压。[118]首相回函,指英国政府已拨款研究新疆事务,并已呼吁中国接受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全面监督。[119]

英国政府及相关机构

2021年1月12日,英国外交部长多米尼克·拉布在英国下议院宣布针对新疆强迫劳动采取新的措施,表明如果在英国的公司无法证明其供应与新疆的强迫劳动没有联系,该公司将会被罚款,以消除英国企业供应链中对中国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的现象[120]

2021年3月22日,在欧盟宣布对中国4名相关人员和一个机构实施制裁后,英国方面随即也宣布对上述4人和该机构实施制裁,据法新社报道,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宣布了制裁措施,对4名中共政府官员以及一个新疆实体施资产冻结和旅行禁令。这是英国首次在本国“全球人权制裁”(Global Human Rights)框架下的行动。[121]

加拿大

下议院

2021年2月22日,加拿大下议院以226-0全票通过“本议会认定中国的作为符合联合国大会第260号决议——即《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定义,包括拘留营和防止生育的措施”动议。下议院全数338名议员之中有3分之1回避投票,包括贾斯汀·杜鲁多内阁[3]

2021年3月27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对加拿大联邦众议员庄文浩、众议院外委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实施制裁[122]。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中国的制裁表示,中国政府必须回应世界对生活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人人权问题的“严重关切”[123]

荷兰

荷兰外交大臣英语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Netherlands斯特夫·布洛克英语Stef Blok代表内阁在2021年2月15日回函:“如果对特定人群的生育限制措施藏有种族灭绝的意图,则可以认定种族灭绝,但要先论证其意图才能认定”[124]、“本内阁的立场是,大规模违反人权的行为正发生于维吾尔人身上。然而我党组建联合内阁时协议,本届政府对于种族灭绝之认定,只会依从国际法院或刑事法院的判决、科学研究的无争议结论、及联合国调查,目前言之尚早。[124]

由于不满荷兰外交大臣的回函净打官腔,2021年2月25日荷兰下议院通过动议“由于中国的拘留营和防止特定人群生育的措施吻合联合国大会第260号决议所定义的行为,本会认定少数民族维吾尔人正在在中国被种族灭绝”。荷兰执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的反对票未能阻止议案。[4]

法国

2021年3月11日,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强迫维吾尔妇女绝育并大规模关押维吾尔穆斯林及其他穆斯林[125]

欧盟

2021年3月17日,欧盟17国协商同意,就新疆维吾尔人遭受大规模迫害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制裁,这将是欧盟自1989年六四事件后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以来,首次对中国实施制裁。欧盟各国大使一致同意对中国四名官员和一个实体进行制裁,制裁方案包括实施旅行禁令和冻结资产,官员姓名和实体名称将等到22日欧盟外长会议正式通过后公布。[126]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8日回答记者提问时称,如果欧盟执意采取“损害中方利益的错误行动,中方必将做出坚决回应,奉陪到底。”赵立坚同时沿袭了中国外交部的习惯性说法:“中国人权状况怎么样?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127]

2021年3月22日,欧洲联盟联合美国英国加拿大宣布因维吾尔族人权问题对4名中国官员,包括前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王明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中国新建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君正,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厅长陈明国与1个实体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实施制裁。[128][129]

荷兰,法国,德国,丹麦,瑞典,立陶宛等囯于3月23日召见中国大使以示谴责,稍后比利时,意大利等国也召见中国大使抗议中国制裁10名欧洲议员[130]。法国外交部官员表示,法国就北京的制裁召见中国大使卢沙野,并强调中国驻法使馆侮辱及威胁法国议员及一名学者是不可接受的[131]。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在北约会议间隙表示,德国也召见了中国驻德国大使。“我们想非常非常明确地表明,欧盟的制裁针对那些侵犯人权的个人,”马斯表示,“(中国)对议员和学者的制裁对我们来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丹麦外交部长杰普‧科弗德英语Jeppe Kofo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的制裁是“对言论自由的...明显攻击”。意大利外交部副部长玛丽娜·塞雷尼英语Marina Sereni于24日向中国驻罗马大使李军华重申捍卫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坚定立场:“意大利支持欧盟采取的制裁措施,并拒绝接受中国的制裁,这是不可接受的”[132]。随后于3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称中国不接受一些欧盟国家无理召见中国大使的做法。华春莹说,中国大使们在受召见中明确表达了中国的立场,并对欧洲联盟提出严正抗议。[133]同月29日,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发言人就欧方发布的联合声明做出回应,称中方的行动是针对欧方发起对中方人员和实体实施单边制裁的反制裁,欧方发表这一声明,“倒打一耙”是错上加错,同时要求欧方“反躬自省”,纠正错误做法,停止对抗[134]

伊朗

2021年3月30日-4月2日,伊朗驻华大使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及多个国家的驻华外交使节,外交官等30余人前往新疆参观,其中,伊朗驻华大使馆在微博全程发文记载在新疆的见闻,并展示在新疆购物与享受美食的图片,被中国网民称为“旅游博主”“美食博主”。 在其见闻录中,伊朗驻华外交官称与新疆教培中心学员进行面对面交流,谈及“种族灭绝”“侵犯人权”“强迫劳动”等多项恶意指控,而与之交流的维吾尔族司机则表示教培中心从未限制学员人身自由,在教培的七个月中随时可以回家。伊朗驻华大使馆最后表示,所谓“新疆种族灭绝”是“耸人听闻的谎言”[135]

中华人民共和国

2020年9月2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指控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以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为生”。[136]

2021年1月,《中国日报》发布题为《起底外媒:谎言新疆》的影片,指控西方媒体制造假新闻。[137][138][139]

2021年2月,中国大陆媒体《环球时报》访问法国作家、记者马克西姆·维瓦斯,期间他指控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世界维吾尔人大会人权观察组织之间的联系、他们跟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勾连、以及它们在新疆断章取义编辑。[140][141][142]。他在2016年和2018年到访新疆后,2020年出版法语专书《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143][144]

2021年2月1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华春莹说:“第一,所谓新疆“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说法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是加、美、澳等国个别政客、媒体、学者沆瀣一气、串连炮制的丑恶闹剧;第二,“种族灭绝”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是曾经现实存在的事实。这些历史和事实,如果不是有关国家有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自己的问题而对他国进行无端指责,也许人们不会再去想起。对于这些国家少数族裔的血泪史,那些加、美、澳政客们有什么说法;第三,西方某些人喜欢居高临下地跟他国谈人权问题,但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首先应该保障的人权是每个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捍卫每一个人的价值和尊严。不缺衣少食、不挨冻受饿、能安定生活,这是真正的基本人权”[9]

2021年3月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表示,所谓新疆地区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荒谬绝伦,完全是别有用心的造谣,彻头彻尾的谎言[145]

2021年3月26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展示一段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主任、前陆军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英语Lawrence Wilkerson于2018年8月在罗恩·保罗学院英语Foundation for Rational Economics and Education的演讲视频。在该视频中,威尔克森声称新疆有两千万维吾尔人,中情局“如能采取足够的行动利用这些维吾尔人”“如果要破坏中国的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动荡”“和那些维吾尔人一样从内部而非外部向北京施压”[146]

2021年4月1日,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发布一段由Youtube用户,前英国记者巴里(Barry)摄制的视频[147],在视频中,巴里认为西方媒体编造了有关新疆的虚假新闻信息,并指出这些来源来自于阿德里安·曾兹的推文。其推文显示,英国广播公司曾问他“是否可以找到任何(关于新疆维吾尔人的)证据。”他则回答“不,这是非常困难的,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不久后英国广播公司再次找到他并携带了佣金,他则欣然接受并去“找”更多证据。华春莹还否认了有关英国记者沙磊是因受到威胁而离开中国大陆的说法,表示如果沙磊认为自己发布的新闻没有捏造事实,就不用逃走[148]

反制裁

2021年3月22日,中国政府宣布制裁对中国作出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指控的10名欧洲国家人员,包括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团长包瑞翰欧洲议会议员迈克尔·盖勒、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副主席拉斐尔·格鲁克斯曼伊尔汗·库楚克米里亚姆·莱克斯曼荷兰议会议员舍尔德·舍尔德玛比利时议会议员塞缪尔·科格拉蒂立陶宛议会议员多维尔·萨卡利埃内德国学者郑国恩瑞典学者叶必雅恩和4个欧洲实体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128][129]

2021年3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宣布鉴于英国方面基于谎言对中国部分机构及官员实施单边制裁,中方决定对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9名受制裁人员为:图根哈特、伊恩·邓肯·史密斯尼尔·奥布莱恩英语Neil O'Brien大卫·阿尔顿蒂姆·罗夫顿努斯·加尼英语Nus Ghani海伦娜·肯尼迪英语Helena Kennedy, Baroness Kennedy of The Shaws杰弗里·尼斯、乔安妮·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4个实体为“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保守党人权委员会(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维吾尔独立法庭”(Uyghur Tribunal)、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制裁方式包括禁止受制裁人员及其直系家属入境(含香港、澳门),冻结其在华财产,禁止中国公民及机构同其交易等[149]。3月28日,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撤下一份被认为与其受制裁有关的该网站所刊发的由该律师事务所所属的4名成员撰写的一份涉疆“法律意见书”,并对外发表声明称其4名成员于2021年1月26日就新疆维吾尔人的待遇情况撰写的“法律意见书”是根据全球法律行动网络 (GLAN) 、“世维会”以及“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指示而写的,该律所其他所有成员都没有参与其中,也不对其负责。另据新加坡媒体报道,在中方制裁生效后,该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分部的六名律师将集体辞职并组成新机构,而在伦敦总部工作18年之久的华裔精英律师吴正飞也于29日离职[150]

2021年3月27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盖尔‧曼钦英语Gayle Manchin、副主席托尼‧伯金斯英语Tony Perkins实施制裁[151]

国际组织

联合国

2021年3月28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接受《CBS新闻》首席政治通讯员罗斯玛丽·巴顿的独家专访时表示,联合国正在与中国进行“认真谈判”,以准许联合国官员可以无限制进入中国新疆省,调查在新疆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我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达成协议,希望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能够无限制地访问中国”。古特雷斯还呼吁北京政府应尊重香港人民的意愿[152]

国际刑事法院

2020年7月人权组织呼吁它调查。[153]2020年12月,国际刑事法院决定不展开调查,非洲冈比亚的检察官法图·本苏达解释“指控只牵涉中国公民,并只发生于中国境内,由于中国并非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缔约国,我法院没有司法管辖权”。[154][155]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2019年7月8日,欧洲21国和日本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署,呼吁中国政府尊重中国宗教自由并遵守国际协定。[11][156]随即,卡塔尔等50国(来自中东、非洲、东南亚、拉美,另有欧洲两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署,称赞“中国以人为本的发展哲学,并以经济发展的方式保护人权及推广人权,令中国人权有骄人成就”。[11][157]

这种“联署信竞争”在2020年8月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再次发生,批评当前新疆政策的共39国,[158]支持中国的共54国。[159][160]这种“联署信竞争”亦反映了中国在联合国团结亚非拉的方针。[11]

上海合作组织

2021年3月30日-4月2日,上海合作组织及多个国家的外交官、外交使节共30余人对新疆进行访问,上合组织秘书长弗拉基米尔·诺罗夫在之后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就新疆产业发展,新疆普通工人的工资待遇以及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等做出积极评价,表示“新疆的发展有目共睹……世界不能再被谎言欺骗”,同时他反对部分西方媒体称新疆“不透明”的说法,表示在访问期间可以“自由地参观我们想去的地方”[161]

个人及媒体、智库意见

反对指控

2020年12月10日,法国作家、记者马克西姆·维瓦斯(Maxime Vivas)的著作《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出版[162][163]。2021年,《环球时报》对马克西姆·维瓦斯的访问中,马克西姆·维瓦斯称书中描述了他对于新疆反恐努力和当地发展的观察结果,并分析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分离主义组织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和人权观察组织之间的联系,并在书中阐明这些组织如何串谋编制和散布诸如“种族灭绝”、“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等指控以及他们跟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勾连[164][165]。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大使馆称本书“揭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世维会)和‘人权观察’组织如何运用先入为主、捕风捉影、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等手段,制造并传播诸如“种族灭绝”、“教培中心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等涉疆谎言谣言”[166]。据《中央通讯社》消息,2021年3月30日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Marc Julienne对此发表文章《谴责维吾尔人的“假新闻”并为北京带来幸福的法国人马克西姆·维瓦斯(Maxime Vivas)是谁? 》,指控其“制作与北京同调的假资讯”[167],称其无视联合国于1948年签署的《防止和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所确定的标准,并且无视一些“准确的证据”[168][169]

2021年2月12日,英国《经济学人》反对称维吾尔族人权问题为“种族灭绝”,理由包括:1.普通理解下,种族灭绝有“cide”这个后缀词,应该要直接杀了人的行为才算“cide”,但至今有关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行为,例如大规模强迫监管维族人等等,不算是杀人;2.美国政府一直以最狭窄的定义,来决定是否定性种族灭绝,如果称新疆的情况为种族灭绝,偏离了以往的原则;3.中美关系十分重要,而美国政府目前现时仍计划在气候问题等议题上,跟中国合作,如果华府继续跟北京合作的话,斥责中国政府犯下这项“最令发指罪行”,便毫无意思;4.中国政府现时在新疆的行为,已足以令愤怒,但如果用一些夸大了的言辞去批评新疆问题,反令一些爱国中国人更紧跟中国政府的路线;5.如果太随意使用种族灭绝一词,只会令这个词语的威力降低,日后其他政权便会更安心理得犯真正的种族灭绝行为。[170][171]

2021年2月18日,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发表文章《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种族灭绝”的指控是基于极右翼思想家的数据滥用和毫无根据的主张》。文章称美国政府对中国的种族灭绝指控来自一个单一来源:隶属于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和新保守派詹姆斯敦基金会的右翼德国研究人员阿德里安·曾茨(Adrian Zenz)于2020年6月发表的一篇论文;阿德里安·曾茨的雇主将他描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西藏西部和新疆地区政府政策的世界领先学者之一”,但实际上他是一位极右派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专门在福音神学机构任教,他曾说他“领导了反对中国政府,对同性恋和两性平等表示遗憾。”;对其研究进行仔细审查发现他对“种族灭绝”与数据滥用,即欺诈性主张、精心挑选原始资料、宣传错误与陈述前后矛盾。文章中还引述海军战争学院战略与作战研究系中国专家、研究教授莱尔·戈德斯坦(Lyle Goldstein)的话“阿德里安·曾茨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做法标记为‘种族灭绝’是可笑的,以至于侮辱了那些在大屠杀中失去亲人的人。”[172]

相关事件

2021年2月26日,法国著名学者克里斯蒂安·梅斯特(Christian Mestre)宣布辞去斯特拉斯堡城市共同体伦理官职务,法国《观点周刊》杂志抨击其曾在2019年9月于乌鲁木齐参加“反恐,去极端化”会议期间接受采访时发表的新疆维吾尔人并未遭受监禁,中国政府的去极端化措施促进新疆经济发展的观点是“为中共辩护”,并称中共有意对西方学术界进行“舆论渗透”[173],而中国方面则回应称西方舆论有意识对一些说真话的学者和社会人士进行“消音”,体现西方国家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打压言论自由的虚伪[174]

2021年3月31日,法国《世界报》指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涉嫌编造一个不存在的法国独立记者“罗汉娜·博蒙”,该指控的矛头指向3月28日中国环球电视网于其法文网站刊登的一篇名为《我的新疆,阻止虚假新闻横行霸道!》的文章,世界报以“查询了为记者发放记者证的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的数据库,数据库中没有这位记者的名字”为依据认为这个名为罗汉娜·博蒙的法国独立记者并不存在,而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彭达兹(Antoine Bondaz)也在推特上指责CGTN使用假名宣传,并讽刺称“邀请这位仅仅出现在中国官媒网站的记者与她对话”[175]。而仅在1天后的4月1日,法国《费加罗报》即刊载了对这名法国记者的专访,证明这位记者确实存在,罗汉娜·博蒙仅为她使用的笔名。在被问及为何使用笔名发声时,该记者表示是因为不想因为说真话而“(在法国)有安全危险,被人群起攻之”,中国方面则对此评论“时刻标榜‘民主’与‘言论自由’的法兰西已经无法容忍非法国‘政治正确’声音的存在”[176]

2021年4月,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爆料,对于中国的反驳有安排演员的争议,该组织称发现塔黑日江·托合提过去曾经受中国媒体新华社采访,自称15年前毕业于复旦大学后回和田创业开办了物业公司和餐厅[177],说明其本身学历水平很高,并无在“教培中心”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职业技能的必要,因此塔黑日江是临时拼凑的演员,见面会则是一个骗局。[178]该爆料源于前段时间和田市教培中心结业学员塔黑日江在出席2021年3月29号的在记者会表示,所谓中心是集中营和学员遭受酷刑的说法,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感激中心去除自己的宗教极端思想,恢复正常生活[179]。而根据当时塔黑日江口述,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是法律法规、企业管理等知识,所以结业后便做创业项目开了自己的餐厅。他未透露自己参与何地何时所开办的课程[180]

2021年4月,据BBC报道与非洲的难民一起暂住荷兰的凯尔比努尔·赛迪克(Qelbinur Sedik)遇到了骚扰海外维吾尔人的行为,她2月份时指控在新疆秘密集中营内有强暴的情况后,警察便以她妹妹的手机进行视讯,他们已经有数个月未联络,来电中的家人辱骂她。赛迪克挂断电话前,官员数度叫她前往中国大使馆,让使馆职员能够安排她安全回家。BBC后续访问了22名其他相关人士,有些人收到过类似赛迪克那样的骚扰电话,这些来电透过WhatsApp微信脸书进行,官员提供了一些模糊的建议。两名与BBC对话的女性成为了目标,她们的家人和朋友侮辱了她们,并指控她们偷钱和撒谎。同时官媒也在进行动作,新闻采访到一名女子被她的前夫形容是道德低下,亦形容另一人是“卑鄙小人”和“虐童者”。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发言人徐贵相举起了证言的女性的照片,其中一人是也在年初站出来作证强奸的图尔逊娜依·孜尧登(Tursunay Ziawudun),记者会上甚至公开医疗档案作证据,指她们是“骗子”,另一人是通奸。其中可以发现,某些海外维吾尔族受到骚扰,而另一些则没有,有些人被允许与亲人联系,但一些又不被允许,原因并不明确。他们被家人或是监管机关施压,要求监视其他维吾尔族人和相关组织,通常可以换取签证或护照或是与保护亲戚安全。[181]

注释

参见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