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2021年得克萨斯州大停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21年得克萨斯州大停电
2021年北美冬季风暴 (2月13-17日)的一部分
拍摄于2月7日
拍摄于2月16日
得州最大城市休斯敦晚上的卫星图片
日期2021年2月15日1:25-2月19日10:35(4天)[注 1]
持续时间70.5小时[注 2]
地点 美国得克萨斯州
类型大规模停电、粮食及食水短缺
起因多场冬季风暴
死亡至少48人[2]
财产损失$1290亿(2021年美元[3]

2021年得克萨斯州大停电是指美国得克萨斯州在2021年2月中因为极端天气而出现的大规模停电事件[4]。高峰时得州有450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州内供水设施、食物供应链和网络通讯设施也受到影响[5][6]

背景

极端天气

2021年冬天,来自极地漩涡的寒流自加拿大进入美国,美国中部多地气温创下历史同期新低[7]美国国家气象局表示历史低温会持续数日,全美超过71%领土被冰雪覆盖[4]。得州东部的阿肯色州的地面积雪将达38厘米,更北的阿巴拉契亚山区将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纽约大都会地区的降雪量在2月18和19日预计最多将达20厘米[6]

2月10日冬季风暴“雪莉”(Shirley)[注 3]墨西哥湾上空形成,给美国深南部中大西洋地区各州带来雨夹雪降雪[8]。2月12日,冬季风暴“乌里”(Uri)[注 4]太平洋西北地区形成,跟着向东移动横跨整个美国,给美国西北部南部中西部东北部带来大量降雪,14到15日降雪遍布北美大平原中部和南部,得州多地气温出现同期历史新低,暴风雪结束时,积雪覆盖了80%的得州[9]。美国多州出现停电问题,其中以得州最为严重,墨西哥也有470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不过半日后,65%的用户已经恢复供电[10]

得克萨斯州电网

美国本土主要分为三个电网,分别是西部联合电网英语Western Interconnection东部联合电网英语Eastern Interconnection和得克萨斯州电网。得克萨斯州的电网由于历史原因相对独立,并且不受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大多数的监管[11]。电网的电力调度中心为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英语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ERCOT),ERCOT控制的电网覆盖75%的得州,2500万的用户,发电量占据得州电网的90%[12]。余下部分由西部联合电网和东部联合电网负责供电,其中得州电网有两条高压直流输电连接东部联合电网的临近得州的电力调度中心西南电力库英语Southwest Power Pool,三条高压直流输电连接墨西哥电网[13]。在2011年大停电期间,得州曾向墨西哥进口电力[14]。2021年冬季风暴造成的得州大停电,有观点认为得州电网的独立性,让得州难以从其他电网获得支援[15]。在席卷整个北美的冬季风暴中,和得州电网连接的西南电力池负责的州也需要轮流停电[16],而另一个连接的墨西哥也有470万用户停电[10],ERCOT认为,相连电网在这个极端天气中同样无法给与得州支援[17]

起因

得州当地的发电设备和装置没有考虑严寒天气,在面对极端天气时无法运行被认为是造成大停电的主要原因[18]。早在美国2011年土拨鼠日暴风雪英语2011 Groundhog Day blizzard(1月31-2月3日),寒冷天气下得州已经出现设备和装置无法运行的情况,当时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英语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ERCOT)以各地轮流停电形式度过暴风雪,有300万户家庭和企业受影响[19]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英语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和ERCOT事后呼吁当地发电厂进行冬季改造,以适应极端气候,不过当地发电厂并没有动力进行改造[20]。《得克萨斯月刊英语Texas Monthly》观点认为,得州电力的自由市场模式英语Deregulation of the Texas electricity market下用户追求廉价电费,供应商追求利润,供应商对升级当地的电力和天然气基础设施防寒能力需要增加电费,是当地电厂公司没有动力进行改造的原因之一[21]。面对2021年的暴风雪,当地发电设备和装置再度因为严寒天气而无法运行,2月15日ERCOT以各地轮流停电形式应对[10]

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认为占据得州发电比例约四分之一的风能,在严寒天气下风力涡轮机叶片被冻住是引致停电的主因,并且质疑美国清洁能源的推广政策[22][23]。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在2月16日表示认同相关观点,不过之后亦表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厂的设备也遭到冻结或者出现机械故障问题,同样为停电的原因[24]。事后ERCOT统计显示,冬季风暴期间,天然气发电厂的损失发电量为最高,占高峰时损失发电量的一半,达25000兆瓦[25]

影响

电力供应

得州的所有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风能太阳能)与燃煤天然气核能发电均受到当地暴风雪的影响,能源系统被冻结及发电厂设备无法运行[26][25]

2月14日晚上6-7之间,得州电网创下69150兆瓦的冬季用电高峰记录,比2018年的记录高3200兆瓦[27],晚上7:06,创下69222兆瓦新记录[1]。2月15日凌晨1:25,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全州各地将轮流停电[28]。凌晨5之后南得克萨斯核能发电站英语South Texas Nuclear Generating Station的一条输水管冻结,导致一座核反应堆无法运作,并损失1300兆瓦的电力[29]。2月16日,得州有430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30],2月17日,仍然有270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31],2月18日,数字减少到50万以下[6]。截至2月18日下午5点,大约有2万次停电,得州部分地区已经三天半没有电力供应[32]。2月19日早上8:30,得州仍然有19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33],上午10:30,ERCOT宣布电力供应已经恢复正常,对于部分地区仍存在停电问题,ERCOT建议受影响用户联络当地供应商解决[34]。2月21日上午,得州州长表示现在还有1.3万户家庭和企业停电,预计在21日晚上或22日全州完全恢复供电[5]。2月24日,ERCOT统计在冬季风暴期间,损失了52000兆瓦的发电量,接近电网通常可用电力的一半,损失的电力足够得州1000万户家庭使用,其中最主要的损失源于天然气发电厂,占25000兆瓦。ERCOT估计如果2月15日没有实施轮流停电,用电高峰记录会突破70000兆瓦,一旦电网失控,得州会面临长达数周甚至数月的不受控停电[25]

得州首府奥斯汀,在停电高峰期本地居民40-50%用户停电,大部分为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的社区,而无人上班的市中心高楼大厦和富人区仍然灯火通明[35][36]。受到极端天气影响,得州能源供应商Griddy英语Griddy将电价从往年同期每千电50美金飙升到每千度电9000美元以上[37]

供水系统

2月17日,截至中午,得州110个县332个地方供水系统出现问题,为了避免食水污染,政府发出了276个沸水建议英语Boil-water advisory,影响人数达到700万[38]。休斯敦的供水系统出现水压不足问题,休斯敦市长特纳呼吁民众购买瓶装水[39]。供水系统的主要问题为严寒天气下管道冻结和水泵故障引致的水压过低,还有停电下供水处理中心无法正常运作[40]

2月20日,得州环境品质委员会英语Texas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表示收到1200个供水系统报告服务中断,截至上午,有1430万人受到影响[41]。22日,委员会表示全州仍有1259个沸水建议,过去仅取消285个,目前有870万人受到影响[42]。2月24日下午,仍然有140万人受到影响,自此已经取消1100个沸水建议[43]

食物供应

自2月冬季风暴以来,冰雪天气导致的交通问题,让得州的食物供应链遭到重创。每天有价值800万美元的牛奶由于无法送往商店而弃置,动物农场无法获得饲料和将肉制品运往商店。电力问题让动物农场无法取暖,大量养殖的鸡和牛冻死,牛奶加工厂无法开工,全州杂货店停业,只有部分超市维持运行。得州柑桔互助会表示格兰德河谷的农场大受影响,当地损失60%葡萄柚和100%的晚季橙[44]

工业

2月15日,得州的石油业和炼油厂关闭[45],影响布兰特原油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价格升到13个月来高位[46]。得州的能源业内人士表示,严寒天气导致的设备冻结和供电问题,可能会影响未来数周的原油产出。跨国能源公司雪佛龙表示在得州二叠纪盆地的业务在停产,另一个在该地有业务的跨国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表示在减产[47]。2月23日,消息人士透露寒冷天气令得州当地2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被迫关闭,后续需要给设备除冰、重启及检查,至少需要两周后才能恢复这部分产量[48]美国银行表示过去一周,得州寒潮使全球库存减少5000万桶[49]。得州炼油厂由于停工,需要燃烧和排放设备中的气体以避免设备损害,得州环境品质委员会初步统计最大的五家炼油厂停工期间排放出33.7万污染气体[50]。2月23日,环境保护基金英语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估计在上周大停电和暴雪期间,石油和化工相关工业排放出350万磅额外的污染气体[51]

2月16日,受到大停电影响,在得州奥斯汀三星电子恩智浦英飞凌旗下半导体工厂被迫停工[52]。2月22日下午,三星宣布在奥斯汀半导体工厂恢复供电,会尽快恢复生产[53]

2月18日,由于17日得州州长禁止得州出口天然气到其他地区,得州对墨西哥的天然气供应中断,大众汽车日产汽车丰田汽车在墨西哥北部的生产线被迫停止[54]

市政及通讯服务

2月15日,得州奥斯汀市政府宣布停止16和17日所有营运中心的服务,同时当日所有城市会议和法院会议均取消,同日清晨至下午三点,市政府相关网站无法登入,非紧急服务3-1-1英语3-1-1亦无法使用。奥斯汀-伯格斯特国际机场当日全部航班取消[55]。奥斯汀当地电视台KVUE英语KVUE反应收到市民投诉手机服务和网络服务中断,调查显示AT&TT-MobileVerizon等电信供应服务商均收到大量服务中断的报告,服务商正尽力抢修[56]。得州最大城市休斯敦的居民需要外出购买燃料取暖,当地网络及通讯服务中断[26]

电子游戏产业

受冬季风暴和大停电影响,位于得州的多家大型电子游戏开发商停止营运,如EA得州分部、动视暴雪得州分部、Aspyr MediaCertain Affinity英语Certain AffinityOwlchemy Labs相关业务暂停。少数开发商如Cloud Imperium Games凭借后备电源维持运行[57]

间接伤亡

暴风雪造成的大停电在得州造成至少48人死亡,其中30人在休斯敦,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无法取暖失温致死和取暖引致的一氧化碳中毒致死[2]。而在哈里斯县,就发生了300多起怀疑一氧化碳中毒的事件[58]。得州卫生部门于3月15日发布死于冬季风暴的人数初步统计,2月11日到3月5日之间至少57人死亡,大部分是失温致死,部分为交通意外、一氧化碳中毒、停电引起的医疗设备故障、坠落和火灾[59]

美国国内反应与应对措施

政府

2月12日

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宣布得州进入灾难状态,表示将动员全州所有部门和资源以应对严寒天气[60]。随着情况恶化,2月13日,格雷格·阿博特向白宫申请得州进入紧急状态[61]。2月14日,美国总统乔·拜登批准其申请,并授权联邦紧急措施署调动联邦资源协助得州[62]

2月16日

得州州长呼吁立法机构调查ERCOT,并提出要对得州的供电系统进行改革以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63]

2月17日

得州州长命令当地天然气生产商在2月21日之前要优先供应本地使用,不得出口天然气到其他地区[64]

2月18日

得州州长向白宫申请得州进入重大灾难状态,内容包括个人援助、公共援助和减灾补助计划[65]。2月20日获得美国总统乔·拜登批准[66]

2月20日

得州州长和副州长及得克萨斯州立法机构英语Texas Legislature成员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得州大停电后,部分用户电费大幅度增加的情况[67]。会后州长签署两个行政命令,禁止电力供应商因为欠费而中断用户电力和禁止电力供应商给用户发出账单直至他们想出替代方案[68]。同日废除部分法规,允许酒精行业的车队运输非酒精货物,以加快全州物资供应的恢复[69]

2月21日

得州州长宣布获得联邦批准,美国补充营养协助计划放宽申请标准,可以用于熟食和即食商品,以帮助得州人民度过困境[70]

其他

2月19日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带头为得州支援食物配给、无家可归者和长者的志愿机构筹款,直至21日为止媒体报导总募得金额已经超过4百万美元[71]

政治争议

大停电引起美国民主党共和党的大论战[72],共和党出身的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福克斯新闻时事评论员如塔克·卡森等借得州风力发电机失灵和这次暴风雪灾难,抨击由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首推广的《绿色新政[73],并宣扬全球暖化否定说[74][75]。上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直接将得州大停电的责任归咎于上任刚刚满一个月的美国总统乔·拜登进步主义政策[76]

2月17日,时任得州科罗拉多城市长提姆·博伊德(Tim Boyd)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没有人欠了你们。而去帮助你们也不是当地政府的责任”“只有强者能生存,弱者只会灭亡”等争议言论,之后辞去市长一职[77]。另外,美国著名作家斯蒂芬·金亦在社交媒体上借此事批评部分得州选民继续支持那些不相信气候变化且赞成电网私有化的官员,又揶揄他们或许可在四年后投票予不相信气候变化的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78]。言论随即引来民主共和两方政治评论员的抨击,纷纷指责他对得克萨斯人乃至整个州缺乏同情心,甚至不清楚当地处境[78]

2月17日,时任得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和家人离开得州,前往墨西哥坎昆渡假,克鲁兹被媒体揭发墨西哥之旅后翌日下午独自乘飞机返回得州休斯敦。得州民主党主席吉伯托·希诺荷萨英语Gilberto Hinojosa批判他是得州的敌人,在得州需要他的时候抛弃得州[6]。克鲁兹事后回应事件时指墨西哥之旅是为了顺应两位女儿的请求,这个解释又被舆论质疑是将责任推卸给亲生女儿,形容他“将女儿扔进巴士底下(threw daughters under the bus)”[79],加之有证据显示墨西哥之旅并非一早计划好的行程,而是为了躲过这场暴风雪和大停电才临急起行[80]。其他争议还包括特地安排休斯敦警察护送克鲁兹全家前往乔治·布什洲际机场[81],和将宠物犬独留得州家中挨冻[82]。2月22日,克鲁兹在推特转载得州电力公司在暴风雪灾难期间涨电价的新闻,呼吁州和地区立法者阻止不公义的行为[83],但遭到反对者翻旧账指,克鲁兹过往主张保护私人企业和减少政府行政干预是导致这次大停电事故的原因[84]

后续

2月16日,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呼吁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成员为大停电负责并请辞。2月24日,ERCOT六名董事提出请辞,一名董事会候选人撤回申请[25],请辞的包括ERCOT的正副主席[85]

2月16日,一名在康罗的11岁男童怀疑因为大停电无法取暖,所以失温致死。2月20日,男孩家庭向ERCOT和能源公司提出诉讼,认为事件由于ERCOT和能源公司的疏忽导致并索赔1亿美元[86]

2月26日,布拉索斯电力合作社副总裁辞去ERCOT的董事一职,是第七位请辞的董事[87]

3月1日,得克萨斯州公共事业委员会(PUC)主席迪安·沃克宣布辞去PUC职位,表示她虽然在听证会上受到了一些立法者的不公平待遇,但她为自己说出实话而感到自豪,并呼吁其他相关单位和人士应对得州人在停电期间所遭受的苦难负责[88]

3月2日,得州的半导体工厂表示还需要两周时间恢复因停电而中止的生产,预计会影响客户数月时间[89]

3月3日,ERCOT解雇了首席执行官比尔·马格尼斯[90]

3月8日,PUC成员雪莉·博特金宣布请辞,是第二位请辞的成员,PUC全员只有三人[91]

电费问题

在冬季风暴期间,有得州居民向媒体反应收到天价电费账单,2月20日,得州州长签署两个行政命令,禁止电力供应商因为欠费而中断用户电力和禁止电力供应商给用户发出账单直至他们想出替代方案[68]。2月22日,钱珀斯县一名居民向得州能源供应商Griddy发起集体诉讼,认为在大停电期间Griddy的电费涨幅是价格欺诈行为[92]。由于无法收取电费,加上ERCOT被指调整电力价格过慢,存在过度收费的问题,电力供应商在冬季风暴之后出现严重的财政问题[93]。2月25日,Griddy因为“未付款”(nonpayment)而被ERCOT禁止参与得州的电力市场[94]。3月1日,得州最大的电力合作社布拉索斯电力合作社英语Brazos Electric Power Cooperative由于不希望将高额电费转嫁到用户,因此宣布破产[95][96],欠ERCOT21亿美元[97]休斯敦大学能源经济学家埃德·希尔斯认为,未来还有很多电力公司破产[96]。3月15日,Griddy宣布破产,欠ERCOT2900万美元[97]

听证会

2021年2月25日,得州举行一场关于大停电的听证会,会上议员质询管理和监督该州电力系统的人,会议中大部分的批评皆针对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ERCOT被质问为何事前没有做出更多预警提醒相关当局防范冬季风暴冲击本地电力系统。ERCOT首席执行官比尔·马格尼斯表示,他的团队已多次警告发电厂这场冬季风暴可能会造成的冲击。一些州参议员在指出这次大停电证明ERCOT不能确保发电厂已经准备就绪,并认为ERCOT应对风暴工作和管理电力方式并不奏效。而电力公司高管在听证会上证实,ERCOT采取轮流停电,避免了电网完全崩溃。NRG能源的毛里西奥·古铁雷斯表示:“如果用电频率下降得非常快,或者上升得很快,就会给发电工厂带来巨大的问题。”。马格尼斯认为有必要采取这种做法,因为这可以保持电力系统的完整性。玛格尼斯也表示对大停电事件感到责任和后悔,也使得克萨斯州上周遭受了不必要的痛苦[98]。议员们要求比尔·马格尼对大停电事件引咎辞职[88]

得克萨斯州公共事业委员会(PUC)主席迪安·沃克在听证会上被质疑监管ERCOT不力。迪安·沃克在听证会上申诉,PUC没有得到法律授权,要求对电厂进行防寒准备,但质询她的议员指出PUC拥有对ERCOT完全管理权,并且有权利向立法机构申请扩大管理范围,但是在大停电前后没有作为[99]

能源公司评论停电的原因在于天然气供应不足、电网干扰和ERCOT缺乏沟通[3]。美国最大独立能源公司Vistra能源首席执行官柯特·摩根在会上指出大停电的主因是依赖天然气供应的燃气发电机在当时无法运作。燃气发电厂发电量占得州总发电量的一半以上,天然气输送管道冻结导致当地发电厂能源不足。柯特·摩根对过去自己支持得州电力的自由市场模式英语Deregulation of the Texas electricity market感到动摇。另一家得州能源公司NRG 能源英语NRG Energy的首席执行官毛里西奥·古铁雷斯也表示,天然气系统供应不足会导致电力系统受损,如发电量330兆瓦的绿溪发电厂就因天然气不足两次停转。古铁雷斯表示,过往在每年9月份NRG都会好过冬准备,此后他们会以这次冬季风暴为标准做防寒准备。能源公司Calpine英语Calpine首席执行官Thad Hill表示,自家在得州的十二家天然气发电厂中有两家因严寒而关闭,60%以上的断电与天然气供应有关[100]

评论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2月19日和21日先后报道得州大停电,表示“大停电就像一面镜子,暴露出美国制度体系的缺陷,照映出美国长期存在的贫富分化、弱势群体权益保障不力、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101]并引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庆四的观点表示美国应对大停电和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表现,让“这些早已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充分暴露,给人们上了生动一课”[102]

德国之声》驻得州记者刘文表示无法理解在大停电高峰期大部分居民区停电数日时,商城和写字楼灯火通明,做不到最基本的节约用电。也指出寒潮下得州“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最大的原因是政府准备不足”[35]

休斯敦大学能源经济学家埃德·希尔斯认为ERCOT一直对得州电网投资不足又忽视之前警告,这次大停电在预料之中[103]

2月16日,两名位得州电机工程学和一名化学工程学系大学教授在《休斯敦纪事报》摘文,提出一些可能导致大停电的因素,包括得州的独立电网制度,限制了电力输入和输出,本地天然气与风力发电基础设施还无法应对这场极端冬季风暴和需量反应英语Demand response机制[注 5]。并建议得州政府应该采取措施,以防止在未来的恶劣天气事件中发生类似的故障。包括在考虑极端条件下,对风力涡轮机和其他发电基础设施的进行防寒处理,和应该投资额外的高压直流输电,以将得州电网与美国东西电网互相连接起来,以便在电力不稳定时可以利用其进出口。加强监管和设计需量反应的市场机制,同时考虑战略能源储备[15]

2月27日,《中国电力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国家能源局电力司负责人,负责人认为引发此次得州大停电的原因有三点:1.得州居民用户约60%采用电加热方式采暖,极寒天气使得州电网负荷急剧上升,高峰时出现了约2000万千瓦的电力供应缺口;2.得州燃气和风电机组为主占总装机的77%,天然气管道与风电机组设备结冰,无法正常运行的机组超过总装机的三分之一;3.得州电网通过仅125万千瓦的5回小容量直流,与美国其他地区电网和墨西哥电网相连,不足最大负荷的2%,无法通过跨区互济获取外部支援。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国家能源局表示,初步认为美国有关方面在应急准备上可以做进一步改进[104]

2月28日,《中国电力新闻网》访问中国国内能源行业专家评论事件。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指出“极寒天气只是造成大停电的客观原因,深层次原因首先是没有预警方案。该地区已提前预报即将出现极寒天气,但当地部门并没有立刻做出预案和应急准备”。对于网络流传得州独立电网是大停电原因的观点,专家指出“融入大电网并不是避免危机的充分条件”[105]

参见

备注

参考资料

外部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