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坂上是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坂上是则
坂上是则
坂上是则
狩野尚信日语狩野尚信作品《三十六歌仙
三十六歌仙
百人一首》歌人
时代平安时代
出生日期贞观18年(876年)
逝世日期延长8年(930年)
日语假名さかのうえ の これのり
罗马字Sakanoue no Korenori
本姓日语本姓坂上氏
位阶从五位
官位加贺
歌风古今调日语古今調
敕撰歌约40首
初次收录古今和歌集
歌合日语歌合宽平御时后宫歌合日语寛平御時后宮歌合
亭子院歌合日语亭子院歌合
家集日语家集《是则集》
父亲坂上好荫日语坂上好蔭
坂上望城日语坂上望城

坂上是则(日语:坂上是則さかのうえ の これのり Sakanoue no Korenori */?,876年-930年)是日本平安时代前期至中期的贵族日语平安貴族歌人官位日语官位从五位加贺,为三十六歌仙和《百人一首》歌人之一,有约40首作品收录于敕撰和歌集,其画像《纸本着色三十六歌仙切》、静嘉堂藏、冷泉家时雨亭文库日语冷泉家時雨亭文庫藏和大阪青山历史文学博物馆日语大阪青山大学的馆藏《是则集》均是重要文化财。其父是坂上好荫日语坂上好蔭,其子是梨壶五人日语梨壺の五人之一的坂上望城日语坂上望城

生平

按《古今和歌集目录日语群書類従》记载,是则的祖先虽然不明[1],但是《大辞泉》、《世界大百科事典》和《日本国语大辞典日语日本国語大辞典》均主张他是坂上田村麻吕的子孙[2],而《国史大辞典日语国史大辞典 (昭和時代)》则指出存在此说法[3]。另外,他的出生年份在各种文献上也没有记载,不过按照村濑敏夫日语村瀬敏夫的推测为贞观18年(876年)。延喜初年,他在御书所展开仕途[4]。延喜5年3月20日(905年4月27日),按《西宫记日语西宮記》记载他在仁寿殿日语仁寿殿与藤原董之、带刀日语帯刀舎人在原相如和榎井清乡一同于醍醐天皇面前表演蹴鞠日语蹴鞠,并且因为成功连续206次没有让其掉下来而获赏赐丝绸[5][6]。延喜8年(908年)正月,他出任大和权少掾,同年8月28日(9月26日)升任大和权掾。延喜12年3月27日(913年5月6日)和延喜15年2月23日(915年3月11日),他先后就任少监物和中监物。延喜17年正月29日(917年2月23日)和延喜21年正月30日(921年3月12日),他先后担任少内记日语内記和大内记。延长2年正月7日(924年2月14日),叙爵日语叙爵从五位下,同月出任加贺[注 1]。逝年方面,《群书类从》、《大辞泉》、《世界大百科事典》、《日本国语大辞典》、《日本大百科全书》和《国史大辞典》均记载为不明,然而《国史大辞典》有提到《坂上系图》记载为延长8年(930年)[1][2][3]

和歌

是则收录于敕撰和歌集和歌数目众说纷纭,成书于延元2年或建武4年(1337年),增补于康安2年或贞治元年(1362年)和正保3年(1646年)的《敕撰作者部类》记载为39首[7][8],《日本大百科全书》也持同一意见,而《世界大百科事典》是35首[2],《日本古典文学大辞典》和《三省堂名歌名句辞典》均是约40首[5][9],《国史大辞典》是41首[3],《和歌大辞典》则是43首。按《日本古典文学大辞典》和《和歌大辞典》记载,他最早参加的歌合日语歌合宽平御时后宫歌合日语寛平御時后宮歌合,此后相继在三月三日纪师匠曲水宴藤原定国日语藤原定国四十贺日语賀の祝い平定文家歌合日语平貞文大井川行幸亭子院歌合日语亭子院歌合等场合均有创作和歌,地位上仅次于纪贯之凡河内躬恒壬生忠岑等《古今和歌集》的编者[5][10]。不过,村濑敏夫认为他在宽平御时后宫歌合时年纪尚轻,推测他当时并没有创作和歌,相对地在贯之的推举下,他得已与《古今和歌集》的编者以及当时和歌界的长老素性一同向藤原定国献上屏风歌[4],由于三月三日纪师匠曲水宴是否史实本身存在争议,因此以确切的资料来说,这首屏风歌可能才是是则在和歌界活跃的起点[11]:95-97。延喜7年9月10日(907年10月19日),他在宇多法皇行幸大井川时与贯之、躬恒、藤原伊衡日语藤原伊衡大中臣赖基等人一同创作和歌[4]。其后的亭子院歌合,他与贯之一同担任右方的歌咏,负责咏唱和歌[12],同年十月举行的内里菊合以及延喜18年(918年)2月举行的勤子内亲王日语勤子内親王屏风歌他亦有参加[4][注 2]。在同年9月28日(11月4日),他与躬恒、源公忠大江千古日语大江千古藤原兼辅、藤原伊衡和藤原俊荫日语藤原俊蔭一同参与洛外日语洛中游览连歌日语連歌[11]

位于园原的歌碑

是则在延喜5年(905年)4月举行的平定文家歌合中,以“无法相见的恋情”(会わざる恋)为题,创作了以下一首和歌:

原文 中译
そのはらや
ふせ屋におふる
ははきぎのあり
とは見えて[注 3]
あはぬきみかな
园原伏屋有一木
远眺如木又如帚
近看无影又无踪
无缘相遇就如你

这首和歌收录于《新古今和歌集日语新古今和歌集》卷十一“恋歌一”,《新编国歌大观日语国歌大観》编号是997[15],意思是在信浓国园原(现长野县下伊那郡阿智村园原日语園原)的伏屋的森林里[注 4],有一棵远看很清楚,像一样的帚木日语帚木,接近时却无法相遇的就是你吧,以园原作为歌枕日语歌枕,上三句为序词日语序詞,从而表达出无法如愿与恋人相见的男性的怨恨或难以相见的单恋的感觉,《源氏物语》“帚木”卷的名称便是源于此歌,当中光源氏空蝉的赠答歌亦承袭了此歌[注 5][18][9]

藤原定家以前,是则原本的代表作获藤原公任选入《前十五番歌合》、《三十六人撰》、《和汉朗咏集》、《金玉和歌集日语金玉和歌集》和《深窗秘抄》,藤原俊成则将其选入《古三十六人歌合》,后鸟羽法皇也将其选入《时代不同歌合》[19],内容如下:

原文 中译
みよしのの
山の白雪
つもるらし
ふるさとさむく
なりまさるなり
听闻吉野山
白雪茫茫厚
归乡奈良知
寒风飕飕冷

这首和歌收录于《古今和歌集》卷第六“冬歌”,《新编国歌大观》编号是325,词书是“在奈良投宿时咏唱”(ならの京にまかれりける時にやどれりける所にてよめる[15],意思是他在奈良投宿时感到非常寒冷,不期然想起了吉野山的白雪[9]

百人一首

是则的和歌大多属于以其在御书所时期的长官纪贯之为代表的古今调日语古今調[5][4]。此外,他也有清新且带余韵的作品,例如《百人一首》的入选作[5]

新编国歌大观日语国歌大観》版本[15] 全日本歌牌协会日语全日本かるた協会版本[20] 嵯峨岚山文华馆日语嵯峨嵐山文華館版本[21] 中译[22]
あさぼらけ
ありあけの月と
見るまでに
よしののさとに
ふれるしらゆき
朝ぼらけ
有明の月と
見るまでに
吉野の里に
降れる白雪
朝ぼらけ
ありあけの月と
見るまでに
吉野の里に
降れる白雪
朦胧曙色里
皎似月光寒
白雪飘飘落
映明吉野天

这首和歌收录于《古今和歌集》卷第六“冬歌”,《新编国歌大观》编号是332,词书是“在前往大和的时候,看着雪从天而降时咏唱”(やまとのくににまかれりける時に、ゆきのふりけるを見てよめる[注 6][15],也收录于《八代抄》、《秀歌体大略》、《八代集秀逸》和《五代简要》等藤原定家撰写的和歌集日语和歌集内,按吉海直人日语吉海直人的说法,此歌改编自李白的《静夜思》中的“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并且倒转了描写角度[注 7],理由是《宗祇抄》中此歌的注释是“理应视作遥望远处”(彼地の眺望と見侍るべきなり),而坂上氏的祖先是以大和国高市郡为根据地的渡来人东汉氏,作为姓氏的坂上氏本身则是添上郡坂上的地名的由来。加上他曾经担任大和国的地方官,因此可能实际描绘了自己在吉野时看到的境象,不过碍于当时奈良与吉野并不算近,因此也有可能是作为歌枕而来的幻想[19]

此歌表达了人们将照射在庭园上的月光看成是雪或将积雪看成是月光的情况,“あさぼらけ”指清晨,“ありあけの月”则是指阴历16日后天亮时仍然看得见的月亮[24],时间上两者重叠,作为插入语日语挿入語句用作串连之后的“ふれる白雪”,表达出月光其实是积雪的反射,“見る”在这里是以为或判断的意思,“まで”则是表示程度极限的副助词[25][26][27][28],加上“あさぼらけありあけ”中不断出现的“”,由此带出明快清新的感觉[18]

此外,关于积雪的厚薄也有争论,《应永抄》认为在村落下的雪应该视为薄雪[注 8],相对地契冲在《改观抄》中以《古今和歌集》的配置为理据,主张并非薄雪。而且,吉野配上“さと(里)”(村落)的用法只见于此歌,其他的和歌均配上“山”,实际上《是则集》、《古今和歌六帖日语古今和歌六帖》以及《古今和歌集》的部分版本均是采用“山”字,而非“里”字,吉海直人认为藤原定家故意采用“里”字是因为薄雪更能突显新奇的感觉[19],吉野本身则是《万叶集》时期天武天皇持统天皇等人待过的地方,亦曾建有离宫吉野宫日语吉野宮,出于对其的憧憬和敬意,《百人一首》中不少和歌均以此为题材[30]。末句的“ふれるしらゆき”意思是正在下雪,采用了名为体言止的修辞手法[注 9],其中的“ふれ”是四段动词中的命令形日语命令形,“”则是助动词日语助動詞 (国文法)”的连体形日语連体形,反映了正在下雪和对此感动的意思[28][27],其流畅而华丽的旋律带出了余韵,并且以白雪的耀丽来一扫冬天的阴沉印象[18],文法上采用了无句切日语句切れ或初句切[32]。另外,同样是《百人一首》的收录作之一的飞鸟井雅经的作品则是此歌的本歌取日语本歌取[26]

家集

《是则集》

是则的家集日语家集是《是则集》,由他人撰写而成,为三十六人集之一,又名《坂上是则集》,推测成书于《后撰和歌集》和《拾遗和歌集》之间的平安时代中期,采纳自《古今和歌集》和《后撰和歌集》的同时,三代集中记载为咏人不知日语よみ人しらず的作品也收录于家集内[注 10],可见除了敕撰和歌集外,家集还采纳了其他资料。现存的各版本均收录了大约45首作品,都是《部类名家集》的转写本[注 11],首先是宫内厅书陵部藏A本,又称宫内厅书陵部藏单独本《是则集》,总共收录了45首和歌,为目前形态最古旧的版本,《新编国歌大观》以此为底本。其次是宫内厅书陵部藏B本,又称宫内厅书陵部藏《三十六人家集本》,总共收录了50首和歌,以A本为基础在卷末以“清辅本”的名义增补了5首和歌,另有一复制版御所本《三十六人家集》,《私家集大成》以此为底本。其三是正保歌仙家集本,总共收录了51首和歌,以A本和B本为基础,在卷末以“虽在集不载歌”的名义增补了6首和歌,分别来自《新古今和歌集》“春下”、“秋上”、“恋一”、“恋五”、《续古今和歌集日语続古今和歌集》“春下”和“恋三”,其中取自《新古今和歌集》“恋五”的作品与家集第31首和歌重复,推测成立于中世后期(室町时代战国时代),《续国歌大观》和《校注国歌大系》均以此为底本。其四是西本愿寺本三十六人家集日语西本願寺本三十六人家集本,总共收录了44首和歌,缺少了第32首,其中群书类从本第11首以“异本”的名义移至卷末[注 12],亦没有目录,《群书类从》以此为底本。最后是定家本,总共收录了43首和歌,缺少了第12首和第32首和歌,宫内厅书陵部藏,转写本的彰考馆日语彰考館本则在卷末从《古今和歌集》和《续古今和歌集》分别增补了4首和两首和歌,堤和博认为这是增补自正保歌仙家集本,并且主张定家本可能比A本更接近《部类名家集》,同时新增离别段落,总结家集分为春、夏、秋、冬、祝、恋、离别和杂,共八个段落[10][39][36][37][38][11]:103-115

文化财

1935年4月30日,《纸本着色三十六歌仙切》(是则)获文化厅指定为重要文化财[40],长33.9厘米,宽59.1厘米,为在1919年被拆散的《佐竹本三十六歌仙绘巻日语佐竹本三十六歌仙絵巻》的一部分,是则位于画作的左方,头戴乌帽子,身穿狩衣,下身则是指贯日语括り緒の袴,呈座姿,右面则是其简介,以及收录于《古今和歌集》中的两行和歌,画像据传出自擅长于似绘日语似絵藤原信实日语藤原信実,词则是出自九条良经日语九条良経[41]。佐竹本原本由名古屋市公司不二企业的社长马场厚子所持有,并且由京都国立博物馆保管,马场在2011年9月开始展开破产程序后,她为了减轻作为公司债权人配当日语配当 (破産),将博物馆的寄送地址改成其丈夫的住址,试图瞒骗破产管财人日语破産管財人来继续持有佐竹本等7件重要文化财,及后她在2015年7月7日被东京地检特搜部起诉其违反破产法日语破産法[42],最终在2018年3月16日被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其惩役日语懲役三年,缓刑五年,并且需要支付诉讼费[43],而文化厅则在2014年以3亿日元将其购入并持有至今[44][40]。1943年6月9日,静嘉堂藏《是则集》获指定为重要文化财[45]。1987年6月6日,冷泉家时雨亭文库日语冷泉家時雨亭文庫藏《是则集》与另外42册以“私家集(承空本)”的名义获指定为重要文化财[46]。2010年6月29日,大阪青山历史文学博物馆日语大阪青山大学的馆藏定家本《是则集》获指定为重要文化财,文化厅称其是现存的《是则集》中,最能够正确反映《部类名家集》形态和排列的版本,由藤原定家监督下书写而成,是能够反映定家搜集私家集用作编写《新敕撰和歌集日语新勅撰和歌集》的珍贵史料[47]。大阪青山历史文学博物馆则称家集的题签和附注是由定家亲笔书写,曾经是酒井忠胜堀田正休日语堀田正休以及加贺藩前田氏的收藏品,1941年时获指定为重要美术品日语重要美術品[48][40]

参考资料

注解

参考

外部链接